艺术鉴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丹青解读千江水 笔墨渲染万重山

更新时间:2017-03-17

——著名山水画家屈金来作品赏析

文/武文龙   宋广山   


屈金来艺术简介:字云峰,1954年生于北京,自幼喜欢绘画,师从山水画家王稼骏、葛寿亭、董谦如等大家,擅长山水画,兼攻花鸟。几十年来耕耘不辍,在创作中力求理论联系实际,在游历写生与探讨中,画风日渐成熟,技艺稳步提高。

早期作品《高山牧歌》被国家档案馆收藏,近年来巨幅绘画《云锁峰峦》、《青山喷玉》、《高峰出烟际》、《山峦叠翠》、《飞瀑如线天上来》等数十幅被国家机关和相关部门收藏,以及发表于国家级报刊杂志。并多次参加国家、省市美展大赛,多次获大奖。

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行政学院东方欣正书画院院长、中国书画家艺术中心理事、中国画报社理事、中国国际经济文化艺术协会书法研究员。

“时代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经历了诸多思潮碰撞的中国山水画,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反映新的审美,表现新的生活,如今,一大批有责任、有抱负的山水画家走向历史前台。国家一级美术师屈金来就是其中颇具代表性的一位。屈金来笔墨雄阔,酣畅淋漓,画风以苍劲、雄浑、豪放著称。常作巨幅山水,笔力苍劲,气势博大,被媒体誉为当代中国画实力派画家。他用传统水墨工具在宣纸上创造,力图超越时空局限,把大美的境象与崇高的精神融为一体。巍巍高山,挺拔屹立在天地之间;浩浩长风,拂弄着云天之下的林谷幽泉,演绎着一曲曲雄浑激荡的乐章。

走进屈金来的家,宽大的客厅里,一幅巨大的山水画映入眼帘。这是一幅以高山、飞瀑、流泉为题材的写意绘画作品,整幅作品呈横向构图,左边悬崖粗犷峻险,其旁有飞瀑直泻而下;右侧画面起伏跌宕,或长峰疾扫,或散峰直坠,厚重有魄,赏心悦目;下方有林木披霭,衬以浓淡变化的散峰点缀,整幅画作浑然一体,壮丽恢弘,蔚为奇观,令人眼前一亮,顿生大饱眼福之感。仅此一幅作品,就已将人与自然山水巧妙地结合成一体,将其独特的画风展现得淋漓尽致。

尽管他去年因病住院,但治疗出院后经过几个月的自我调理,现今康复得很快,依然精神矍铄,思路清晰,几个小时的谈笑风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温润平和、中正淳朴的气质,令人浮想联翩的是他娓娓道出的一棵树也要站成一道风景的,相得益彰、精彩纷呈的艺术人生。


不断超越自我


屈金来,1954年出生于北京延庆,延庆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气候宜人,风光秀丽。也正是在这里叠翠的山峦,葱郁的树木,山泉、飞瀑,鸟语花香的万千景色陪伴下,小金来一天天长大,这也让他对大自然产生了无限的眷恋。刚刚六七岁的模样,他就开始拿起画笔写写画画,高山流水、蓝天白云、成群的飞鸟、绿草青牛……他看到什么画什么,只要是来了兴致就信手涂鸦,画个不停。

虽然当时没有老师指点,更无法欣赏到名家名作,但上天还是眷顾了这个聪慧的孩子。一位小金来父亲的好友见他这么痴迷绘画,又有极高的悟性,就把从造纸厂捡来的一本发黄了的老版《芥子园画谱》悄悄地送给了他,这在当时的环境下是不允许的。得到了这本书,小金来如获至宝,便没日没夜地临摹,简直到了如醉如痴的地步。光阴荏苒,虽然是无师自通,但屈金来绘画的基本功还是越来越扎实,渐渐地在当地成了小有名气的画家。

天道酬勤,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迎来了国家的文艺繁荣,年青的屈金来也有了更广阔的舞台习艺拜师,机缘所至,他有幸拜到中国书画研究会秘书长著名画家王稼骏为师,从此开始了系统地大写意山水的学习和创作。王稼骏经常教导屈金来说,“中国山水画传统的技法都是前人在大自然中不断观察提炼出来的精华,所以要想学好中国山水画,必须要认真学习传统。也就是要在前人已有的技法基础上,加进自己的感情、修养以及艺术训练,要把传统技法悟透,把传统技法化得更接近对象,更能表现出自己的感受,再不知不觉地从传统画中走出来。一个人的智慧是有限的,必须学习古人,借鉴古法,在古法基础上予以加减变化,融会贯通。”

屈金来把追求绘画艺术看得高于一切,当做生命中最最重要的部分,这是令很多人难以理解的。1982年9月28日屈金来结婚,家里早就定好要办婚宴,这是新郎生命中的一件大事、喜事,可以说是雷打不动,也可以说是梦寐以求,尽管那个年代不像今天这样大办婚事,但也是宾客临门,喝酒祝贺。然而到了那天,屈金来得知老师王稼骏带着几名学生来到延庆写生,已经到了县城时,他顾不得给亲朋好友、双方父母敬酒,忘记了那天是他大喜的日子,向新婚妻子打个招呼,背上画册、画笔风风火火地赶了40里路找老师去了。事后老师得知真情后,笑着对学生们说:“屈金来放弃婚宴,可谓是画界一大美谈呀!”。

5年后王稼骏对屈金来语重心长地说,你不光要与我学画,必须要走出我绘画风格的影子,牢记齐白石大师所说:“学我者病,似我者死”,一定要向深度和广度发展。并把他介绍给好友,国画大师董谦如先生,兼攻工笔山水画。从过去写意山水的放,转向工笔山水的收,这无疑是一次脱胎换骨的改变,一切都要从零开始。董先生教徒严厉,山水画中的树要从树叶开始练了,半年之久,直到老师满意后,又练各种造型的树、石、烟云、山脉,远景、近景、中景如何表现,屈金来凭着悟性和勤奋又掌握了一门新的技法,使自己中国画水平又跃上了新的台阶。更主要的是他从两位恩师身上不仅学到了怎样作画,还学到了怎样做人,这也是屈金来被公认为德艺双馨艺术家的原因吧。


作品意趣无穷


而后,屈金来又拜葛寿亭等书画大家为师,得到了大师们的亲传。再之后又师从施云翔导师,得到其亲授笔墨技法。几十年来,屈金来贴近大自然,融入自然山水,一直醉心于雄浑磅礴、静穆庄严的自然之美。他也一直在强化自己基本功的训练,大量临摹历代名画,坚持传统与创新相结合,并在认真吸取传统绘画各种技法的基础之上,与时俱进形成自己的绘画风格。

屈金来在创作实践中领悟到,要画出气势磅礴的山水画,给人以如临其境的感受,笔墨运用必须到位,构图必须严谨,这就要求画家本人对生活的观察不仅要细心,而且要做到胸有成景,必须坚持写生,深入生活。在与王稼骏老师难忘的5年学艺生涯中,师生彼此了解很深形同父子,老师带着他跑遍了北京房山、延庆、昌平、门头沟、怀柔等所有能够写生的山区,尽管那个年代交通不便,条件很差,但是他们的踪迹踏遍了深山老林,经常是背着速写本,带着水壶、馒头和咸菜,全身心地投入生活进行观察和了解。无论是北风呼啸、冰天雪地的寒冬,还是烈日炎炎狂风暴雨的夏日,他们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困难,在大自然的山山水水中寻找创作灵感,感悟绘画的乐趣。以后,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交通的便捷,他依然坚持每年都要去名山大川写生采风。三山五岳、大兴安岭、长白山脉都留有他的足迹,洒有他的汗水。至今,屈金来的采风本足足有一人多高,这也是他能够走向成功,在画坛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最佳见证。

屈金来擅长画一丈二尺和八尺的大幅山水画,看他作画也是一种艺术享受。宣纸铺在画案上,先闭目沉思片刻,有时从容不迫,云烟落纸,弄笔如弹丸,随意点燃,皆成佳作;有时揎拳挽袖,挥毫泼墨,下笔如疾风骤雨,顷刻而就。任何笔墨皆是相当真实自然,急所应急,慢所应慢,有时挥毫疾书,有时轻描淡写。就像琴师用妙手弹奏出的曲子,既有行云流水,儿女情长;又有壮士赴战场,神情激昂。他的山水画无论是构图、用墨、用笔都是一丝不苟,因此画面总是有高潮、有低谷,波澜起伏,气象万千,心生风起云涌之感,使观者应接不暇、流连忘返、耳目一新、意趣无穷。

综观屈金来的大写意山水画,既有恬静之美,又不失激动奔放。笔墨之间透出一种少有的大气、浑厚、深沉。无论是画面的构思,还是形与色的皴染,都从传统的功力入手,在创新中完成作品。敢于使用大墨块,不仅需要胆量,更离不开硬功夫,他却能随心所欲。长线短皴之中融入水墨的冲染,既有韵味又不失整体的效果。墨肉线骨,统于一篇,浑然一体。他还擅长用空白烟云营造意境,有开有合,开合自然一体,合情合理;有疏有密,可谓疏可跑马,密不透风。能够呈现出空间的平面之荚。笔下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一烟一云、一人一物都是那样用笔泼辣,意境悠远,都映现出他对艺术追求的严谨和多年生活的积累。

 

艺术世界超凡脱俗


今天,屈金来的工笔山水画神韵已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不但构图、意境突出,而且笔精墨妙,中国山水画是建立在哲学基础上的,“远”字是达到传统哲学思想的一个体悟方法。其作用皆把人的视力和思想引向远处,或远至云霄,或远至天际,远离尘俗和烦嚣,使被凡俗尘嚣所污黩的心灵,得以清洗、酥换和明澈,观想着山水,大地和虚空“远”的无限延续,直飞越到“一尘不染”的境地,这就是“平淡”、“虚无”或“中观”、“缘起”的境地,也是中国哲学思想或东方哲学思想的精华之处。

屈金来的每一幅山水作品都更好地运用了“三远法”。“三远法”即:平远、高远、深远,是中国山水画的造境之法,它的提出是中国传统山水画发展的一个体现,是对以往数百年间中国山水画打破空间和时间用以造境,以表现传统哲学思想的一个归纳和总结。郭熈总结“三远”说:“山有三远,自山下而仰山巅,谓之高远;自山前而窥山后,谓之深远;自近山而望远山,谓之平远。高远之色清明,深远之色重晦;平远之色,有明有晦。高远之势突兀,深远之意重叠,平远之意冲融而缥缥缈缈。其人物之在三远也,高远者明瞭,深远者细碎,平远者冲淡。明瞭者不短,细碎者不长,冲淡者不大。此三远也。”

工笔山水注重的是一些细节的东西,着重线条美,一丝不苟,是工笔画的特色。绘画时,先需要在白纸上勾绘底图,再用黑色水笔勾画清晰,然后附上宣纸用毛笔白描,同时还要注意笔法。不仅要层层设色,由浅入深,采用分染、罩染等技法,还要注意先墨稿再施色,每个步骤都不能少。所以,屈金来在画工笔山水时,总是在构图中就把山上山下,山前山后,此山彼山的景物在脑海中酝酿成熟,从而在下笔后使画面浑然一体,更具丰富的表现力。屈金来的工笔山水画整幅作品以疏松浩渺的构图为主,很少有堆砌繁琐的画面。注重“层峦叠翠遥相望”的“远映”空间位置,予画面以开阔浩渺的感觉,不仅泾渭分明,而且简洁有致。

屈金来的写意山水画就不同了,画面中不但有传统技法的苍润严谨,又有西画的质感和新意,以中西合璧的技艺拓展自己的艺术语言并表现自然神韵;作品用墨凝重浑厚,行笔流畅自如,其深邃的静美和气势恢弘的景观,常给人一种强悍的感染力和无限的遐想。屈金来的山水画画中有诗,常以云雾流横、山势磅礴、吞吐万象的全景表达一种广阔的意境和画家丰富的情感世界。暮时的迷雾,奔腾的烟云,高耸的巨树,清澈的山泉,繁茂的植被,逐渐和他精神融为一体,他踏踏实实地习画,在学习和思考中融汇古今,逐渐升华到心随笔意,领悟自然的境界。他力破陈法,笔墨纵横,豪放中见精微,雅俗共赏,意趣横生,营造出他独具个性的艺术世界。

中国画强调“意境”。屈金来说:“唐王昌龄在《诗格》中明确了‘意境’的形态,并将其划分为‘物境’,‘情境’,‘意境’。而我的理解是,把握画的大局,注重画的势和质,感应画中情与景和物与我,错觉中达到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通过你的画来解构大自然的奥秘变化,凝出自然的魂,并从这些变化中来悟出画道,这是中国画特有的一种境界,是意境、画境。达到意境很难,也许是刹那感悟,也许是偶然相遇,这也是画家所追求的一种目标,也是一种修为,它是集传统文化之大乘者,经过千锤百炼而走向的目标。学画这些年,特别是画大写意画之后,越发感觉这种要求非常的高,我现在做画的目光和磨练都向这个方向前进,自我感知此意境不光修炼眼界、身体、意志,更主要的是修炼自我的精神世界和内在的神,我相信只要这方面达到了一定的层次,就可以和大自然直接对话,如此即可达至画之大乘了……”


黛色参天二千尺


屈金来的山水画作品其形完美统一:其势气壮山河;其韵飘渺不绝;其性更是造化深远。身为国家一级美术师的他,其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大赛,其中《飞瀑如线天上来》、《山峦叠翠》、《苍山飞瀑起云烟》等作品更是多次斩获大奖。分别在2009年全国政法系统书画大赛中获二等奖;2010年之后在文化部举办的全国诗书画大赛中获特等奖,入选联合国成立65周年书画展,并在中美艺术家联合会展荣获一等奖。但面对名利,他依然无动于衷,热情接待每一位登门求画者,无论是给家中老人过寿,还是娶儿媳嫁女儿或给孙子办满月,只要提出求一幅作品,屈金来都是有求必应分文不取。

俗话说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屈金来在绘画创作中也是如此,几十年来坚持早晨起床后先画两个小时,他说这个时间神清气爽,易产生创作灵感。晚饭后还要动笔画到深夜,还坚持忙里抽闲看些中国画概论方面的书籍,不断进行自身充电。每一个成功的艺术家背后都有一个甘于奉献的妻子,屈金来能取得艺术上的巨大成就,离不开与他朝夕相伴的妻子祖凤仙。祖凤仙对丈夫屈金来艺术上的支持,生活上关心,可谓无微不至。早上定时定点备好牛奶、豆浆、鸡蛋、小米粥,换着样让老伴吃好;半夜时分屈金来挥亳泼墨搞创作时,祖凤仙又备好一壶好酒,几样小菜,或各种夜宵,让老伴有旺盛的精力和体力,多年如一日照顾着老伴,陪伴着老伴。家庭的温暖,夫妻的恩爱,使他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一帆风顺,动力无穷。

屈金来表示,他将依旧以“推进笔墨艺术”为己任,恪守“笔墨当随时代”的原则,在今后取得更大的成就,创作出更多更好的艺术精品,给人们带来更多美的享受。


 

社长兼主编:陈雪芹

电 话:68515135

社长助理:黄如诔

电 话:68054839

编辑部

电 话:68054816/68054838/68054839

广告部

电 话:68054837

发行部

电  话:68052048

学术稿件:李丽娜  简丹  丁蓝  项菲

电  话:58408627

新闻投稿邮箱:

zgsbgcxw@126.com

技术文章投稿邮箱:

zgsbgc@126.com

开户行

工行北京礼士路支行

户   名

《中国设备工程》杂志社

账  号

0200 0036 0902 2100 604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12号楼4门3层(10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