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鉴赏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鉴赏

马国玺:爱猫悟得人之道 画笔点出狸之魂

更新时间:2017-08-08

——画家马国玺 “猫”画赏析




马国玺,1947年生于北京。自幼酷爱书画,早年学习西画,在艺术上追求孜孜不倦,后转入中国画,善画马、鹿、老虎等动物画,近年来创作了大量的以“猫”为题材的作品。在学习传统笔墨技法的同时,坚持写生与创作实践相结合,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作品先后在《北京日报》、《北京晚报》、《北京晨报》等几十家报刊杂志上发表。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曾多次进行专题报道。作品曾被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外国友人以及博物馆收藏。现为中国国家博物馆画廊客聘教授、中国北京书画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国际书画研究会研究员、中国少数民族美术促进会会员、中国九州画院高级美术师。





猫,这一性情温顺,聪明活泼的动物,作为题材入画由来已久。画史记载,擅画猫者,唐代有卢弁、刁光胤,南唐有郭乾佑,五代有李霭之。宋代祁序的猫在当时被称为一绝,罕有能与之相较者;李交也是画猫名家;靳青的猫据说能像真猫一样,驱赶老鼠;何尊师专工猫画,为时所称。元朝王渊,明代张金、朱瞻基、李孔修、沈周、陶成、商喜、仇英等以及清代阿尔稗、沈振麟、任伯年、季应召等皆有所擅之猫作传世。从清末至民国,文人画中的猫题材越来越多,清末杰出画家任伯年,书画家吴大澂等名家,都有画猫的作品。




在当代,以“京城猫人”自称的画家马国玺与猫同住同睡30余年,家人四辈皆画猫,在养猫、画猫的过程中读懂猫。他的画作,尤其是猫的水墨画最为传神,每幅作品上一只只猫惟妙惟肖地跃然纸上,样子憨态可掬,有人曾和他开玩笑地说:“你长得越来越像猫了!”每到这时,他便风趣地答道,“对,我就是一个猫人。”


家的熏陶    绾结艺术之缘

马国玺,1947年出生在北京历史悠久的民族文化街——牛街,他的祖父马万福是解放前牛街最大的饭庄“同和轩”的老板,人称“同和轩马”。“同和轩”清真饭庄是老北京“清真三轩”之一,阔院广庭、宾客盈门、名噪一时,是当时北京淸真餐饮业的佼佼者。马万福酷爱书画,也因此结交了京城各阶层的不少朋友。受父亲的影响,马国玺的父亲马启厚也酷爱琴棋书画,尤其喜爱京剧,曾是北京工人业余京剧团小有名气的旦角,那时候,家中来的客人不是戏迷就是画家,所以这也让马国玺从小就痴迷上了笔墨丹青,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画画,见什么画什么,鲜花、绿草、汽车、火车、人物、动物都成了他画笔下的素材,尤其喜欢画鸡鸭狗兔等小动物,都画得有模有样。




他的舅爷,知名画家常翰卿是北京出版社美术副编审,看到小国玺这么痴迷绘画,就经常耐心地辅导他,这使得他的绘画水平进步很快,也让他的小伙伴们非常羡慕。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马国玺还是没有如愿考上中央美院附中。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几经周折,他进入了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 音体美专业学习。

也许是上天的眷顾,在这里他幸运地遇到了国画大师李苦禅的同窗好友孙信和白石老人的弟子谢时尼。这两位老师十分喜欢朴实、聪明的马国玺,手把手地、系统地教他中国水墨画的技法,那段时间,他不仅系统地学习了美术理论知识,还从老师那里借了《芥子园画谱》《八大山人作品集》《齐白石作品集》等绘画书籍,反复临摹、练习,绘画水平明显提高。直到今天,马国玺临摹白石老人的虾、牵牛花、寿桃等作品,还能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但是,他始终牢记白石老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的教诲,在继承传统技法的同时,不断创新,并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


甘做园丁   教学育人苦乐无悔

1967年,马国玺师范毕业,尽管是少数民族,却也没得到任何照顾,反而因为家庭出身被分配到了北京密云县山区的一所小学当音乐教师。然而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并没有一句怨言,他十分喜爱教师这一神圣的职业,他认真地教学生音乐知识和唱歌,他的学生多次参加全县全市的音乐大赛,拿到大奖。在这里他一待就是十年,把青春无怨无悔地奉献给了教育事业。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马国玺每天晚上还坚持画画,笔耕不辍。艰苦的环境,不仅增强和磨练了他面对困难的勇气,还使他的绘画艺术得到明显地提高,同时也培养他树立了正确的人生观。




1977年,马国玺做梦也没想到,由于工作出色,他竟然被破格调到北京育才学校中学部当音乐老师。这所学校是一所具有优良传统的重点学校,创办于1937 年的延安,第一任校长是毛泽东主席的老师中国著名教育家徐特立先生,著名作曲家施光南就毕业于这所学校。
有了在基层从事音乐教育长达十年的丰富教学经验,马国玺在这里找到了展示的舞台。他亲自组织成立了北京市第一个青少年管乐队,不仅在校内表演,还经常参加对外活动。当年,就是他指挥着北京市唯一的这支中学生管乐队在首都机场迎接来访的外国领导人。
然而一次突如其来的厄运,却改变了这个艺术斗士的一生。在一次迎接外宾回来后的次日,马国玺发现档案室里的一件乐器不见了。于是,他赶紧报案。但有人却一口咬定:“这是贼喊捉贼。”他因此被停职查办,停发工资,从此生活在全校师生不信任的目光之中。课没得上了,他只能拿起画笔,给各任课老师画教学辅导画。从物理化学、天文地理、到历史生物,他无所不画,但心里的委屈却像一块大石压得他透不过气来。这一强烈的打击,最终还是把善良的他击垮了,他得了肝硬化,住进了北京第二传染病医院,一住就是三年。

冤情大白的一天终于来到了,3年后的某一天,学校抓到了一个小偷——居然是本校学生。此人供认,3年前,他在偷两支上体育课训练用的小口径步枪时,顺手偷了那件乐器。真相大白了,学校领导为他恢复了名誉,补发了工资,并提出让马国玺去搞美术设计——说“那儿工资高,待遇好。”但马国玺心想,自己没错干嘛要走。于是他谢绝了,仍旧当音乐教师挣着每月38块钱的工资,玩了命地工作,直至退休,他每年都被评为优秀教师,还获得了北京市一级教师的职称。




“我就是要让人都知道,马国玺这个人到底是好还是坏!”1989年,心力交瘁的马国玺累倒后躺进了医院。护士给他打点滴时,没发现药品已发霉。针刚扎进皮肤,马国玺顿感天旋地转。再醒来时已是10天之后,而隔壁床和他同时打点滴的那个年青人早已死了。


与猫结缘    坚韧不拔自成一家
三年病重住院期间,马国玺的心情十分不好,委屈、压抑时时折磨着他。这时,有朋友劝他养只猫,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便养起了猫。他认真地观察猫的生活习性,看到猫我行我素,自在地活着,他忽然顿悟人生——有时候,人要学学睡猫,“上帝是自己,快乐似神仙”,不要计较。不久,学校大大提高了他的待遇。但他已看淡了,知足了。几十年后,他总结道:“这就是猫的精神——人们越是不理解,它依然在白天睡觉,却越是要在黑夜里苦抓老鼠!”
采访中,马国玺对我们说,他自己当时就是一只受屈之“猫”。“当人们不理解你的时候,你就得和猫忍屈捕鼠一样,坚韧不拔。”

“猫,除了抓老鼠,在埃及的神话中猫可是月亮女神啊!因为猫能捕鼠,没了老鼠,人们就没有了鼠害,也就没有了疾病,只要能为人类造福的它就是神。猫有九大美德:一是天赋,生下来不久就能行动敏捷,窜跳蹦跃;二是智慧,非常聪明,通人气;三是优雅,步履轻盈,有风度;四是卫生,经常清理自己的毛,自我清洁;五是谨慎,从不轻举妄动;六是耐心,捕鼠时一等就是半天;七是有尊严,不跟任何人唯命是从;八是自信,走自己的路,捕自己的鼠,不受任何人指挥;九是绵里藏针,你看猫每天早上起床的一件事就是杠爪子,不过磨出的锋利爪子并不是对付人用的,而是留给老鼠的。而对人呢,它用的却是那柔柔的小爪子。此外,猫不脏天,连老天都看不到它在“方便”;猫很独立,最会享受生活,它与你生活在一起,却又不依赖你,独往独来;到不能陪你做伴的时候,老猫归山……”说起他的“猫经”来,马国玺娓娓道来,滔滔不绝。




他简直是“爱猫如痴”,他收集了一切可以得到的有关猫的资料,他还有自己的记录本,每一篇都记录着他与猫咪的一切事情。他说想要像“猫”一样的生活,要有像猫一样豁达的心情去看待人生。人与人之间,人与动物之间都是一种缘分。近三十年的养猫历史,你说这感情有多深?说起画猫,马国玺说:“画猫要先了解猫的习性,和猫交朋友,要爱猫,每一个细微动作都要了如指掌,要画猫就先要“拜猫为师”,正所谓:“黑猫白猫是吾师”,猫就是我画画的老师,也是我的模特,猫有猫之性,猫有猫之情,知其性,懂其情才能画其真。我只有不断学习,不断更新,才能不断进步。”

当你走进马国玺的画室,一进门就会看到满墙都挂满了主人的书画和照片,其中猫的水墨画最为传神,每只小猫都憨态可掬跃然纸上,还有主人和宠物猫的合影、与英国音乐剧《猫》的演员留念。人与猫的互动,构成了一个有情世间,其味悠长。在这里,你会发现,这个养猫、爱猫、继而画猫的老人在猫身上真的找到了特殊的人生寄托。 


双手画猫    成为京城绝传佳话
马国玺的一个绝活就是两手持画笔,左右开弓,背一弯,瞬时间两只饱含深情神态各异的猫咪就跃然纸上了,一幅《母子图》就是两只手同时舞出来的。两只猫,一只整张脸从左耳到右耳几乎长了一整圈雄狮似的长毛,温柔可人,一只憨态可掬,甜甜入睡。齐白石画猫的简托传神,徐悲鸿画猫的浑融逼真,曹克家画猫的细腻入微,孙其峰画猫的生动练达等等,均在其画猫作品中有所体现。
他说,我画猫其实也是在为猫平个反。 人们常说猫是奸臣,而且还称猫是”懒猫”,因为人们只看到猫大白天的总睡觉,而没有看到猫夜间在为人们站岗放哨,捕鼠除害的一面。他在一幅作品上重墨题诗:“白猫黑猫是吾师,横扫鼠患笔一只”;他还在一幅作品中专门为猫写了一首很有意思的打油诗:油一缸,豆一筐,老鼠闻到油豆香,爬上缸,跳进筐,又吃又喝喜洋洋,猫来了、猫来了,吓得老鼠直摇晃,心一慌,脚一滑,扑嗵一声掉进缸。“艺术是打动人心的工具,画家的画只是最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情感。我们画出的猫,可能没有照片的猫像,而照片里的猫,也永远没有真猫像。就像毕加索曾经说过的那样:‘我不画猫,我要画猫的微笑’”。这就是他画猫的艺术感言。
谈到绘画,马国玺说:“育人先育己,我每画一幅画都深受教育,要不断否定自己,使自己更加努力地画出更多精彩的猫来,人家看到我的画也就对猫有了另一层深刻的理解。”他说他与猫之所以有如此深的感情,那都是“真主安排”的。他的每一幅画都是真猫的翻版,他画的猫都很拟人化,我们问他为什么您画的猫那么人性化,而且越看越像小女孩儿呀?这下他可又来了精神,他说:“我从一个不懂猫,一下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对猫情有独钟,而今又走进了如此神圣的殿堂,我很骄傲。”他说他要过“猫样的生活”,他不仅爱猫、画猫,还从中获得了一种人生哲学。他最爱画的是睡猫,他从中能体会到另一种心情,为此他特意在作品上写了几句打油诗:“不管窗外事万千,一觉今日到明天。上帝是自然,快乐是自己。”在生活中体味快乐,给别人带来快乐,这是马国玺从猫身上得到的启示。

采访中,他一直在跟我们强调,我就是一个猫人,一个的”色目人”,为什么是色目人呢?他说因为猫的眼睛带颜色,而自己的眼睛也带“色儿”,跟猫相处得太久了自己也有点像猫了,而且满脑子全是猫。有人说,把您称作猫人,会不会太贬低您了?那有什么,我愿意听人家管我叫猫人呢。




看马国玺画猫,觉得他真是把猫画活了,不仅画出了猫的形态,更画出了猫的精神,猫的风骨,猫的灵魂。在一幅卧猫图上,马国玺题道:“在这个世界上,包括最亲近的人也无法理解你生命中最深层的东西,那么就留给自己吧,像猫一样独立。我们要放弃被人完全理解的幻想,学会与自己心中的秘密独处。人们心中的秘密是人生的一笔美丽的财富,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它是为你所独自拥有的天空,是可以任你的情思自由驰骋的乐土。学会适当保留自己的一些秘密,这也是一种生活的艺术。”

墙上的作品,笔下生动的画卷,这都是马国玺的骄傲。如今,自信与骄傲都洋溢在这张乐观的笑脸上,希望这位猫人和他的爱猫都能一生幸福。“老猫房上睡,一辈传一辈”。我们也希望他的这份乐观和进取精神,以及与猫的这段不了情代代传承下去。


文/武文龙   宋广山 



 

社长兼主编:陈雪芹

电 话:68515135

社长助理:黄如诔

电 话:68054839

编辑部

电 话:68054816/68054838/68054839

广告部

电 话:68054837

发行部

电  话:68052048

学术稿件:李丽娜  简丹  丁蓝  项菲

电  话:58408627

新闻投稿邮箱:

zgsbgcxw@126.com

技术文章投稿邮箱:

zgsbgc@126.com

开户行

工行北京礼士路支行

户   名

《中国设备工程》杂志社

账  号

0200 0036 0902 2100 604

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一区12号楼4门3层(100045)